bodu.com

其他职业博客

正文 更多文章

堕落时代的但丁

艾略特说:“伟大的诗人在写他自己的时候就是在写他的时代。”波德莱尔写了《恶之花》,写了自己,也写了他的时代。

从资本主义城市文明畸形的发展中,波德莱尔看到了寄生在繁华中的恶,看到了巴黎城褶皱里孳生恶的土壤,看到恶像种子一样埋在人内心最隐秘的角落。痛苦由此产生——终生无法摆脱从恶中出逃的宿命。出逃有时意味着反叛,然而他既无法溶入社会,也无法逃脱社会,谁能抓起自己,逃离世界和命运呢?所以出逃又意味着失败。丛林般的社会,纵容着恶的狂欢,蔓延着对恶的顺从,大多数人的愚钝,缓解了肉体上的痛苦,窒息了灵魂的诉求,而向善的人则注定要被苦痛雕刻。波德莱尔的苦痛,来自他既找不到出路也不肯屈从的灵魂绝望的挣扎。纳博科夫说,“仅有一种苦痛之感,而没有别的,不足以造就一个永久的灵魂”,而波德莱尔用一生来感受苦痛,用苦痛来清洗恶,净化陷于生存的悖谬中的灵魂,从与恶的搏击中收获灵魂的丰饶。他说“道德上的痛苦几乎是我唯一视为痛苦的痛苦。苦痛,成就了他的诗歌,也成就了他高傲的永久的灵魂。艾略特说他是“诗人的楷模”,布勒东说他是“精神上的第一个超现实主义者”。他虽败犹荣。

    韩波称他“真正的上帝”,他自己却独钟撒旦。他说:最完美的雄伟美是弥尔顿的撒旦。从这个“背叛的天使”身上,波德莱尔看到了自己:反抗、不屈和失败。在反叛中,他艰难地追求着正被处于上升期的资产阶级轻慢地丢弃的古典高贵:忍受尘世苦难的赎罪的宗教色彩,和面对苦痛不动声色的英雄气概。他对现实超常的敏感和冷峭的判断,他的清醒和绝望(清醒往往导致绝望),曾使他决心远离政治,“不对那个社会有丝毫的用处”。而现实社会的黑暗和丑恶,在肤浅的乐观主义和“虚伪麻木的满足”中堕落的巴黎,打破了他的缄默,他惊世骇俗的还原了被修饰起的恶:奢靡、淫佚、贫穷、犯罪、精神的极度贫困和绝望。雨果说这“新的震颤”,令社会恐慌、憎恨,继之“猛烈抨击”,乃至愚顽的法律追究。

波德莱尔不完美,他无法摆脱厌倦和忧郁,甚至不能抗拒堕落,本雅明说他“作为忧郁者,他碾碎了理想。”但他把培育美作为生活的最高目的,他说:“诗的本质不过是,也仅仅是人类对一种最高的美的向往。”《恶之花》表现了他的仇恨和挣扎,也表达了他的信仰,在对恶的深刻揭露中寄托着深厚的人道主义精神,他是堕落时代的叛逆,也是歌手。本雅明称他为“发达资本主义时代的抒情诗人”,认为“《恶之花》之所以独特,是因为它能从同样的安慰的无效、同样的热情的毁灭、和同样的努力的失败里获得诗。”但丁从地狱归来,带着光明和《神曲》,波德莱尔则带着忧郁走向地狱,他没能归来,却在地狱边缘培育出奇葩《恶之花》,诚如高尔基说他,“生活在恶之中,爱的却是善”。

《恶之花》能够帮助人们走出精神的童年,而郭宏安先生的《论<恶之花>》可以帮助人们解读一个普鲁斯特眼中“最温柔、最亲切、最有人情味、最具平民性的诗人。”

 

 

分享到:

上一篇:读启功先生《论书绝句》札记十八

下一篇:

评论 (15条) 发表评论

  • 海之恋
    海之恋 : 朋友,今天我的日志写错一个字,我怎么也找不到哪里可以修改的。我太笨了。

    2008-11-01 11:13

  • DS
    DS : 一杯咖啡在手,重读此文,心境仿佛回到了大学时代,图书馆某一个角落座位上,感觉真好。(顺便告诉你,青岛去不了了,下周得去沈阳嘿嘿。对了,打开你的博客总显示有病毒,可否处理一下?)

    2008-10-17 08:42

  • DS
    DS : 一清先生有时和俺小女子一样细心哦,嘿嘿。大学时就爱选修一些文艺理论课来丰富自己(谁叫俺是学理科的?),现在博客里也是,闲砚博客是俺第一选择。

    2007-12-19 09:07

  • jameszhang021
    jameszhang021 : 文明的开始就一直存在着思想者,摒弃人性的弱点,反思人们的善恶留下不朽诗篇。

    2007-12-16 07:56

  • 闲砚
    闲砚 : 一清老师,俺惭愧啊!错过了走进大学的门槛,是俺一生的遗憾,别说教员,就连学生俺也没当成。俺真羡慕你,有为当年的你庆幸。马上君好!倦客,梦想若还捞得起,就不失为幸运。波老师,也许我的书与你的是同一版本,只是我卖得晚,95年。俺也是在郭的“帮助”下阅读了波德莱尔,后来又读了本雅明的一本书。俺对波德莱尔的理解更是寥寥,只是当时读书时,觉得似乎在我们这里看到了遥远的巴黎的影子,就记下了这则笔记。还望指教。冰姑娘,我觉得我们身边就是这样。任先生好,我想你说的没错。

    2007-12-14 19:46

  • SDP
    SDP : 底层的恶,堕落与丑恶,或你并不清楚。

    2007-12-14 08:35

  • SDP
    SDP : 不知道波德莱尔,没有看过《恶之花》;“褶皱里孳生恶的土壤”的小草,嫌脏,却离不开它。

    2007-12-14 08:33

  • 波之舞
    波之舞 : 闲砚姐搅动了俺十六年的记忆,陪书店老板进书,自己也进来几本,其中一本就是《恶之花》,当初的记忆中,郭宏安的评论被放到书的前面,基本上与《恶之花》的内容相当,郭的评论一时成了俺理解诗歌的线索,事实上,那时对《恶》本身的理解却很有限。现在呢,也是没多少长进。学习了。

    2007-12-13 01:14

  • 卧石倦客
    卧石倦客 : 我们都是堕落时代的但丁,只是捞起曾经被溺死的梦想……

    2007-12-12 23:10

  • 马上 (游客) : 看两位大师论法国诗人.学生仔细听讲.

    2007-12-12 22:45

  • 一清
    一清 : 《恶之花》表现了他的仇恨和挣扎,也表达了他的信仰,在对恶的深刻揭露中寄托着深厚的人道主义精神,他是堕落时代的叛逆,也是歌手。——闲砚,我估计你应该是某所大学的文艺理论教员?^_^

    2007-12-12 22:30

发表评论
验证码